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经济学不是政治(孙老师对我的回复之一)  

2007-11-19 22:1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其一:我在当时的瞎聊中并没有说“经济学要有人文关怀”,这可能是你对我的观点的误解。在这个问题上,我的疑问是:经济学为何产生?它的目的是什么?我们不能将经济学的研究与人及人的社会的历史过程相割裂,因为对于后者而言,经济学是第二性的。我们更不应该抛弃对既有产权安排的质疑,而西方经济学恰恰是在这个前置既在上展开对“节约”问题的研究的。实际上,当我们用经济学的方法质疑这种“既在”的制度安排时,难道不是对一种公正和效率的追求吗?另外,对于经济学而言,“节约”是一个过程和目的,但同时也存在可能的历史伤害。在西方经济学漫长的“添补丁”过程中,尽管没有哪个经济学家说他(她)是出于人文关怀的思考,但也没有人直白地认为“既在”就是不可质疑的。

    其二:我对你所界定的经济学的任务在认同的同时有着不同的看法,这可能与我们对经济学的理解有关系。经济学肯定有其规律,但这仅仅是一种“学科”的“宏观描述”,如果承认经济学的功能,那么这种提法并不当然的建设性;如果认为经济学是纯科学,那么它也只能是一些“嗜好者”的智力游戏。我并不认为如物理学等等科学没有其研究的目的性,相反,人类发展到今天更彰显了其目的性。作为科学来说,它从来都是为“人及人之社会”服务的,而无论社会科学还是自然科学,当实现其目的性时就不可能不与“人的权利”诸问题相激撞。这只是一个渐变和突变的问题,你所谓的价值中立是不可能的。熟悉经济史的人都知道,没有任何一个经济学家希望自己的学说最终化为象牙塔中的尘土。你所研究的哈耶克、米塞斯等难道仅仅出于一种对经济学的“油然而情”?!我们不要神化经济学,在我的理解中,它就是一个在既定条件和假设下求最大化的问题,是一门力求实现“节约”的学问。至于能不能实现它所谓的个人和社会福利的最大化完美耦合,也还仍然是一个建立在诸多假设上的自认为科学化的过程。试问,我们能否认经济学对这种最大化的追求吗?如果不能,那么你又如何能够证明这种最大化不是经济学的目的?而这种目的又如何能与“人及人之社会”的“自然扩展”相割裂?!因此,对经济学的理解,我认为最好还要从中国人的定义中找点合理性,所谓“经济”,即“经世济用”、“经国济民”等等不一而足。

    其三:我们不要忘了西方经济学前这个“西方”的定语,对于过去、现在甚至将来在“西方”这片土地上成长起来的经济学家们而言,“稀缺性”并没有激发他们对“弱者”(我指的是广大的落后和发展中国家)的足够同情,相反,这种学问在某种程度上成了西方世界掠夺其他“弱者”“稀缺性”的“玫瑰色的法宝”!(这一点同样适用于一个民族或一个国家)。我不认为“权力”是一个与经济学无关的命题,相反,在历史的某个阶段,正是权力阈定了经济学的研究前提和目的。我们不应该仅仅想着“解释”,当一个生命消失后,有声有色描绘他的如何消失是被鲁迅先生批判过的“看客行为”,这个工作“警察”就能做了。问题的关键是如何不要让这个“生命”消失。

    还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我在以前的论文中都或多或少地表述过。总之,对于社会科学而言,其本质性和全局性是十分重要的。我实在没有太多的时间与你以这种形式探讨,可以的话,在周二下午会后等车的时候大家有兴趣随便聊聊,反正这种“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话题也不会有什么明确的结果,充其量激发一下思维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