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产权与市场效率:理论比较的视角  

2007-11-28 08: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制度经济学隐含了这样一个假定,只要产权界定清楚了,就会实现最大的效率。所以新制度经济学把重点放在“产权为什么不能界定清楚”这个问题之上,而为什么不能界定清楚,最重要的原因是有“交易费用”,进一步地,新制度经济学考察产生交易费用的各种原因,如资产的专用性(Williamson),属性(Brazel),信息不对称(Stiglier),投机,有限理性(Williamson),度量成本(Alchion&Demsetz)等等,在此基础上,他们认为“组织”是降低“交易费用”的方法,如科斯(Coase)和阿尔钦(Alchion)根据这一思路,分别从不同的角度解释了“企业”的存在。新制度经济学也因此把研究的重点放在了“组织”问题上(与奥地利经济学把重点放在“市场”问题上不同),如组织的各种契约安排(双边契约,多边契约还是关系契约等等,Williamson)。在此基础上,他们着重微观激励问题,把市场的效率问题还原为一个微观的组织问题,只要微观层面效率高了,市场的效率自然也就高。
 
     而奥地利经济学虽然也认为“产权界定清楚了,市场效率才会高”,把这看做是一个重要的命题。但是与新制度经济学相比,在市场效率这个问题上,关注的重点不一样。有几个方面,一是他们回答了为什么产权界定清楚了,市场效率才高。这个问题,新制度经济学是没有回答的,或者说新制度经济学把它看做为一个理所当然的前提,或者他们只是把这看做是一个简单的激励问题而不去深究。而奥地利经济学(特别是米塞斯在社会主义大辩论时)把产权与企业家的“经济计算”联系起来,认为产权是企业家经济计算的基础,没有产权,就没有真实的市场价格,企业家就不可能进行“经济计算”,资源就不能得到有效配置,市场效率也就无从谈起。二,如果说新制度关注的“组织”的效率(替代对市场效率的说明),那么奥地利经济学关注的是组织之间,行为者之间的问题,也即Catallatic(交易,交换)。在他们看来,市场的效率不仅仅是取决于单个的组织,而更多的是组织(行为人)之间的行为是否能匹配,是否协调(Coordination)。根据这一视角,产权不可能是固定在一个组织内部的,或者说产权问题不是单个(或两个,几个)组织的问题,而是整个市场的问题,产权也必须从整个市场的视角来考察,不能局限在单个(或两个,几个)组织上。另一方面,这一视角也意味着产权在市场中是流动的,动态变化的。三,关于产权的初始状态(形成)。新制度经济学忽视了产权的形成问题,他们实际上假设在最初始的状态,产权是最优的(在科斯身上这一点尤其明显),在这个最优的假设之上,他们再假设破坏这种最优状态的各种可能性,如上述交易费用的存在。而奥地利经济学并不认为在产权在初始状态就是最优的。产权的形成是惯例、习俗的结果,是先有产权,再有界定产权的法律(Hayek),而不是相反。根据奥地利的思路,我们只能在一个“现实的”产权状态(而不是抽象的“理想”状态)下分析市场效率。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