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哈耶克为什么“转身”  

2008-09-03 08:24:00|  分类: 奥地利经济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表于《经济学家茶座》2008.3

 

    哈耶克的研究领域极为广泛,涉及经济学、社会学、政治哲学、心理学等很多领域。纵观他的研究生涯,不难发现他的研究兴趣有两次比较明显的“转身”:一次是从“技术经济学”转向“知识论”,时间大约是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另一次是从“知识论”转向“政治哲学”,时间大约是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如《奥地利经济学在美国》的作者Vaughn所说的,从那个时候开始,哈耶克已经停止为经济学的读者写作了。那么为什么哈耶克的研究离经济学越来越远?在这里我们不能全面地考察这个问题,只能通过他的转型进行一点探讨。文章主要分析他的第一次转身,笔者认为他的第二次转身可看作是第一次转身的进一步扩展,因此意义不如第一次。下面先说明他第一次转身所的主要内容。

 

    1937年《经济学与知识》的发表是哈耶克第一次转身的标志。他的这篇文章实际上是写给他的老师米塞斯看的,在这篇文章中他含蓄地否定了米塞斯的Praxeology,即“人类行为的方法”。他指出以“纯逻辑选择”为特征的人类行为方法不适合由许多人组成的社会问题的分析,后者是一个“经验问题”,而不是一个逻辑选择问题,Hutichison等人认为哈耶克向经验主义的转变是受到了波普尔证伪主义的影响。

 

    哈耶克是奥地利经济学的代表人物,但与米塞斯和罗斯巴德等奥地利经济学家不同,他不能看做是“人类行为经济学”家,然而在1937年前,他的所有研究,如在《价格与生产》中所采用的研究方法却也具有“人类行为经济学”所具有的“纯逻辑选择”特征,这种方法在“技术经济学”中也是常见的。不过要指出的是,即使把哈耶克1937年这篇论文看作是他向米塞斯“人类行为经济学”的一个告别,他这篇文章所彰显的“主观主义”却是和米塞斯的思想保持一致的,特别是体现在他对“均衡”的理解:“均衡”是“人们计划的兼容”,而不是新古典经济学中的供求相等或“市场出清”。这一理解对他很重,直接导致他区分“个人均衡”和“社会均衡”,在1937年的这篇文章中,他明确指出分析“单个人”的方法和分析“由很多人”组成的社会问题的方法是不同的,前者不能简单地应用于后者。但是,无论是米塞斯他们的“人类行为经济学”还是新古典经济学的“技术经济学”,都是犯了把个人均衡和社会均衡相混淆毛病,把对社会问题的研究简单化为对一个人问题的研究。

 

    哈耶克和米塞斯都认为“市场经济”这个词并不准确地表达了应有之意,他们偏爱的词是“Catallactic”,其含义是“人类自发交换基础上形成的秩序”,和斯密“看不见的手”的意思有共同之处。哈耶克认识到人类社会相互作用产生的现象是复杂的,属于复杂现象,从根本上不同于“物理现象”。他也把经济学的根本问题归结为“对有意识的行为所产生的无意识的结果”的研究。那么研究这个“根本问题”的方法是什么呢?他1937年的文章告诉我们在假设(均衡)的基础上进行推演没有多大意义,并不能使我们获得新的认识,对于这一点,在1952年出版的《科学的反革命》中,他进行了强调,即不能把自然科学的方法应用于社会科学中,反对经济学的“科学主义”,他甚至认为搏弈论也只是有意思的数学,对经济理论没有多大帮助。在抛开“技术经济学”的同时,他拿起了“知识论”,他1937年的文章主要强调的是知识的“主观性”,而在他后来的一些文章中,他进一步阐述了知识的“实践性”和“分散性”等重要特征。

 

     对于他提出的那个“根本问题”,他的“知识论”是否给出了满意的回答了呢?我们说没有。对知识特征的认识和对社会“自发交易秩序”特征的认识使他放弃了“技术经济学”,但他没有给出一个可以替代“技术经济学”的方法论,甚至也没有明确地认同某种已知的方法论。在笔者看来他的“知识论”仅仅是深化了我们对现象的认识,而不是一种方法论,在深化现象的认识这点上我们不能否认“知识”提供了很好的视角,甚至比供求、货币、价格等等技术经济学常用的工具更好。但是,由于他并没有给出一个建设性的回答,在笔者看来,与其说“知识论”是“方法论”,不如说是“认识论”。那么原因又是什么呢?

 

    笔者认为,哈耶克意识到在“均衡”和“经验”之间有“冲突”。1937年后,他投奔“经验主义”是公认的,认为只有通过经验的方法才能增进我们对社会现象的认识,但问题是“经验方法”本身却不得不求助于建立在“均衡”之上的假设(现在的论文大多是这样),而这在他看来是对“均衡”方法的滥用,“均衡假设”与真实世界差别太大了,因此这个假设是靠不住的,虽然他并不否定“均衡”概念本身的理论意义。那么可不可能有“不需要均衡的经验方法”呢?有,但拿米塞斯的话说,那不是“理论”,而是“历史”,只能看作是案例分析、“讲故事”而已。显然,哈耶克被这个问题所困惑,意识到自己所处的是一个理论的困境。

 

     文章开头时提出的问题似乎有了答案:“为什么转身”不仅是因为“技术经济学”不可靠,甚至连“经济学方法论”也是一个困境,因此,他只能不断地摆脱经济学。我们不知道哈耶克是否真的完全接受波普尔的“证伪主义”,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的论述风格却是“证伪的”,他总是“否定”,如否定科学主义、否定技术经济学等等,但很少“肯定”地给出自己的立场。因此,他没有给出我们所关心的“什么才是研究他那个根本问题的正确方法”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就不奇怪了。

 

    如把他第一次转身看作是脱离“技术经济学”,他的第二次转身在笔者看来是进一步地 从“方法论”和“认识论”的层面脱离经济学,接受“文化演进论”。虽然我们已经有了“他为何转身”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这不等于我们可以回避那个更加重要的问题,也是他思考的且没有给出回答的问题:经济学如何经验主义?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