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宏观经济现象的两种研究方法及各自的局限  

2010-12-05 21: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宏观经济的问题比微观经济更复杂,微观的个体行为可以用“边际效用”进行分析,也就是说可以应用主观主义的方法,而宏观经济是很多个体相互作用的结果,一般来说,是不能把分析微观经济的方法应用于对宏观经济的分析的,因为人们有不同的偏好,假如有相同的偏好,那么我认为宏观经济可以近似地与个体的行为相似,有一个概念叫“字典偏好”,这个概念我是不同意的,这个概念假设不同人的偏好呈现一个序列,与事实是不符的。

 

宏观经济既然是不同个体互动的结果,那么就不能把宏观经济问题分解到每个个体的行为头上。那么怎么分析宏观经济问题呢?研究宏观经济的方法,在我看来主要有两种,一是基于新古典马歇尔经济学思想的凯恩斯主义的宏观经济学方法。这种方法,众所周知,是基于总量的分析方法,如总需求、总供给概念和IS-LM模型,还有一些人力资本理论,这类方法的特点是建立“要素投入-绩效”之间直接的关系,隐含地假设制度已经是完美的,重要的是投入的要素的质量和数量,还有,这种方法也不探究结果的规范性,对结果做进一步的判定,隐含地认为数量增长(如增长率提高)的结果就是“好的”,数量减少的结果就是坏的。简而言之,这种方法没有“结构”概念,哈耶克批评凯恩斯“没有资本理论”,重要原因之一就在于凯恩斯的理论是没有“结构”概念的。这种方法,由于忽视了“结构”,就把宏观经济“拟人化”了,就是说把一个复杂无数人组成的经济,简化为一个个体的经济,如凯恩斯主义者往往乞求政府的干预,乞求政府的英明,去实现经济目标,而当经济出现波动是,就责怪政府的愚蠢,他们把宏观经济看成是政府(是一个个体)可以操控自如的经济。

 

凯恩斯主义的宏观经济学往往应用“假设-检验”的实证方法,但是,我们必须知道,从现实从获得的数据是不能验证假设的,因为下面将要具体说明,作为客观的数据是很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而非“某一个”假设作用的结果。

 

二是奥地利学派的方法,这种方法的特点在于从制度的角度认识宏观经济,它和凯恩斯主义的方法有着根本的区别:凯恩斯主义是从“结果”反推到“原因”的,强调的是投入的“要素”,而忽视了“制度”这一至关重要的因素,而奥地利的方法是从“原因”(制度)到“结果”的,强调的是“制度”这个因素。用“制度”来解释宏观经济,比用要素投入来解释宏观经济,更恰当,如世界各国贫富不均,不是因为要素差距,而更多的是因为制度的差距,香港比沙特富有就是一例。无论是哈耶克,还是米塞斯,都是非常强调制度的,如哈耶克后半生差不多都在研究法律等制度问题,而米塞斯在1920s就意识到产权制度,是市场经济的基础,在与兰格、勒纳等市场社会主义者的大辩论中,米塞斯的主要理论依据就是私有产权制度。哈耶克1937年的文章《经济学与知识》,强调的是知识发现如何实现的问题,它和米塞斯在大辩论中提出的思想是一贯的:知识的发现需要产权制度。社会主义大辩论,可以视为奥地利学派用制度去分析宏观经济的一个例子,另外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奥地利学派对经济危机(商业周期)的研究,奥地利学派是从货币制度和银行制度的角度去分析这一问题的。

 

相比较,第一种方法是对复杂的经济现象的不恰当简化,是站不住脚的,而第二种方法,即从制度的角度探究经济现象的方法,更符合现实。但是,我们要指出的是,奥地利学派的方法也是有局限的,这种局限性不是理论本身的问题造成的。奥地利学派的方法,很大程度上是“理想型”的方法,它假设在某种制度“占主导”或“单一的”某种制度情况下,会出现什么结果,这类似与马歇尔的“局部均衡”方法,如“货币的非国家化,会有好的货币出现”、“假如传统的法律道德得到遵守,将有好的秩序”等等,这实际上是一种“先验”的方法,区别于新古典凯恩斯主义的“经验”方法。问题的复杂性在于,现实当中,是有多种制度在起作用的,有时我们很难判定,究竟是哪一种制度占有“优势”,这时,适合分析“单一制度及其结果”的理想型方法的局限就暴露出来了。我下面举中国现在的宏观经济的例子。

 

目前中国的宏观经济,既有推动经济往好的一面发展的制度,如对外开放度提高了,还有所谓的人口红利(我还不肯定),大量劳动力进入城市,普及科学知识的公共基础设施改善了,某些方面的限制在逐步减少了(如将逐步取消外资举办医疗机构的股比限制)等等,但是另一方面,某些制度又收紧了,坏的制度被强化了,如国进民退、凯恩斯主义的宏观刺激政策等等。这两种产生不同结果的制度的共同作用,结果将是什么?奥地利经济学能够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吗?我想不能。只有当某种倾向的制度占有明显优势的时候,奥地利学派可以给出明确的回答,如对传统计划经济的分析,甚至对PIGS(指葡萄牙、爱尔兰、希腊和西班牙)这些债务国家宏观经济的分析:这些国家,不利的制度占主导是比较明显的。但是中国,究竟是往有利的方向发展的制度占优势,还是往不利的方向发展的制度占优势,这是很难判断的。

 

就经济理论本身而言,我认为凯恩斯主义的宏观经济学是不成立的,奥地利学派的宏观经济理论是没有问题的,后者的局限性,不是理论本身,而是由于现象的复杂性造成的,奥地利学派“制度的局部均衡”是可以理解的(强于新古典经济学的一般均衡,后者把制度忽略了)。经济学的魅力,也正在于现实中多种不同指向的制度的交互作用,使得任何理论都难以对现象做出准确的、全面的分析,否则经济学就终结了。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