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生活周刊》唐骋华对《选导师与找老婆》的评论  

2010-09-12 23: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生活周刊的唐骋华,采访过您,也是您的读者,不知您是否记得?许久未曾联系,近况可好?这次冒昧打扰,是看到您的新作《选导师与讨老婆:公正需要规则与宪政的保障》,有些疑惑,向您讨教。

 

老实说,这篇文章令我失望,感觉和您自己的《市场的本质》背道而驰。可是作为一个同样对奥派有兴趣的人,我认为从您的逻辑起点出发,无疑会让市场的逻辑难以贯彻下去——它在您的同情心面前拐弯了。

 

首先,学生选导师和消费者选商品是一样的。消费者当然更愿意买质量更好、更符合自己需求(包括虚荣心)的商品,如名牌,但这种商品价格更高,很多消费者就只能退而求其次,在这里,起杠杆作用的是价格。好导师和名牌一样,是稀缺资源,报考者众,年轻导师就遭受冷落。可我们不会把这称为强制(至少不是哈耶克定义的强制),因为这是自由竞争的结果。同样,在这个自由竞争的社会里,年轻、资历浅的导师也有机会脱颖而出,成为名牌。但确如您所言,在中国,有些名导师之所以受追捧,并非自由竞争之结果,而是他有行政资源(有权)。我同意,在这种情况下,年轻导师被强制了。

 

问题是,我们如何面对这种强制呢?我想答案很简单:让行政权力滚出去。至于如何滚出去,是另一个话题,我暂时无解。我想您也无解(即不知道怎样让自发秩序自发地生长起来),所以才跳过去,讨论下一个问题:在这种客观事实难以改变的情况下,是否对竞争予以限制?对此,您提出了补偿原则和限制原则。这是我不能接受。这是用这一种强制代替那一种强制,是用反竞争的方式去补偿因权力干涉自由竞争而产生的弊病。这不仅无助于改变本就难以改变的客观事实,而且是在加固它。

 

其次,您在此文中表现的对自由和公正的理解,我以为是偏颇的。自由和权利,需要一系列的辅助制度,如补偿原则和限制原则等等去保证,当然特别重要的是,还要有产生公正制度的程序(宪政)。这不错,但后面那句在一系列规则和宪政保障下的市场竞争(不是选导师那种情况),一定是有利于所有人的,包括弱者,就有问题了。竞争未必有利于所有人,竞争不许诺你一定有一个美好的明天,不许诺你不跌入底层,不许诺你不破产……因此,即便上述难以改变的客观情况改了,资历浅的年轻导师也不会有名导师吃香,从您的角度说,也仍然是受损者。于是,顺理成章的逻辑(尽管您本人没说)只能是:要用市场外的力量,矫治市场之。您这是把公正置于自由之上了,这是民主主义者的价值排序,而非自由主义者的。

 

或许正因为您把公正置于自由之上,您才会赞同华生对国企改革的观点。其实,那也是秦晖的。秦晖就说,确立公共选择平台(民主制)后的国企私有化,才能保证公正。但第一,从产权角度说,国有资产本来就不是全民的,它其实是无主的,对民众有害无利。因此,只要私有化后能斩断权力伸向市场的手,那么无论怎样的私有化,都是帕累托改进,对民众有利无害。第二,秦晖逻辑在事实上也不可能,他那个公共选择平台如何可能呢?他没说,跳过去了。您在这篇文章中也没说,也跳过去了。仅仅强调自由和权利,需要一系列的辅助制度,如补偿原则和限制原则等等去保证,当然特别重要的是,还要有产生公正制度的程序(宪政),而不谈照您给出的路径,这一系列辅助制度如何可能实现,只能给我以无奈之感。

 

以上为一点小意见,个别言辞激烈了些,还望 朱老师海涵。

 

顺颂夏祺

唐骋华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