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刘业进博士对我《选导师与找老婆》的评论  

2010-09-12 23: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托克维尔所言,我心中最大的激情是对自由的热爱。自由,直接地表现为个体的自由选择行为。自由选择行为的一个子集是当期最大化经济计算,此外,自由选择还可以基于个体恪守的其他行动依据:情感、习俗和惯例(有必要把人类绝大部分情感反应归为适应性进化结果,这为所有理性至上主义者所忽略)。不仅如此,自由还有间接和制度维度,即自由间接地和制度化地表现为群体形成个体当期理性可能反对的一系列约束规则,成文和不成文的。

 

    其中,自由的时间(历史)维度需要特别强调,由此可以推导出自由为什么还应立基于对传统服从。每个人一生下来不服从于任何理论假设,他被抛入历史之流的某一个时点,不可选择地接受了他的禀赋、地位和财富状况。此时,给定一个机会均等的自由选择程序来适用于社会,正如海就下文中所说的,弱者其实得不到均等的机会。也就是说,某种马太效应将会出现。那么,是否需要由此启动一个立法进程,在选择之初就给予各类弱者以特别的保障条款?不需要。不应该如此。对此,罗尔斯有很精辟的阐述,就是词典式地排列正义诸原则。在海就选导师的案例中,我们可以把那些“权”“利”都处于劣势的人比拟为"最少受惠者",如果做出某种特别保障条款,确保他们选择生源方面不劣于权利优势者,例如可以确定类似于人类一夫一妻的婚姻制度,减少导师指导学生人数的最高限度,例如2人。确保任何导师都有2名学生以后,剩余数可以听凭自由选择。这样的制度安排保证了最大的抽象性。因而被诺齐克所批评的差别原则色彩也最大可能地淡化了。

 

      海就关于“一夫一妻婚姻制度宪政安排”是关于人类性规则和婚姻规则一个很好的启发性解释。给定自由选择,或铅笔社朋友所说的契约自由,一个“权”“利”优势者娶老婆的可能数量甚至可达数百人乃是更多。这种事情在今天的文明社会中都基本绝迹了。这难道仅仅是法律限制的结果吗?是理性思考的人们制定了这样的法律?不是。正如海就兄指出的,“在我们的社会中,的确自发地形成了一些规则,来保证弱者的权利,如一夫一妻制,……假如有自发形成的传统规则,就去遵守它。”根据适应性造就复杂性的命题,在文化演化的适应进程中,我们试验过你能想象出来的几乎任何制度安排,在时间的河流中,多少制度安排被淘汰出局。它们或许是不能很好地解决冲突,或许是过于复杂繁琐,或许是经受不住外来冲击等等。

 

     对于弱者的关怀,又不宜拔高到不适当的底地步,以至于冲击到词典式排列的正义原则的第一原则。这种平衡是如何被人类处理的?那就是宗教、道德、传统和习俗,这方面的规则引导和约束者人们。这方面的规则被认为的压抑使之难易发挥作用的社会,自由主义最容易被丑化和攻击,于是假弱者关怀的出师的革命盗用正义的名义出场了。不能不说,五四以来,中国人就在这方面犯错误,愈演愈烈,直到今天。大规模、全盘性反传统(以五四为标志,以49革命为颠峰),加之另一股潮流的夹击——理性的滥用,我们就清剿了自由由以奠基的社会土壤。这是百年中国,自由及其一系列支持性制度安架构和制度安排不彰的根本原因。反传统、崇理性可以做极权主义的朋友,又可以做还原主义和相对主义的自由主义的朋友,它唯独不是基于传统和宗教精神的自由主义,或者保守自由主义的朋友。

 

      由此开出的政策建议是:抛弃对于革命的幻想,抛弃对改革的幻想,解除公民社会抑制、解除宗教抑制,进一步扩大各领域的开放,在既有经验借鉴(如此众多,如此宝贵)和相互作用和适应性学习中渐成共识,以期待一个具有强演化特征的自由、开放、宪政和民主社会。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