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从“产业”到“资本”:温州模式的演变路径  

2010-09-24 14:5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读了张曙光教授《对温州模式的几点理论思考》一文,该文对史晋川教授《温州模式的历史制度分析》一文进行了评价,史教授的文章我没有读过,但从张的评述中我略知一二。我基本同意张教授的观点,但也不完全一致。尽管史教授对温州模式写作不少论著,是这一问题的专家,但我觉得他并没有真正理解温州模式,也许是新古典经济学的视角限制了他。

 

我最初是从“大客车”中近距离感受温州模式的。我的家乡青田,是离温州只有四十公里的县城,尽管青田话和温州话不同,但和温州的文化是非常相近的,如都是侨乡,温州和青田人闯荡世界的历史非常早,在海外的华侨非常多,几年前在《中国社会科学》上有《在巴黎的温州人》一文,作者在文中特别指出,“文中的温州人包括青田人”,青田人在国外,都自称是温州人是一个事实,在解放前,青田也确实属于温州地区。八十年代到就是年代中期,我有一个很深的印象,就是一辆又一辆发自温州(特别是鳌江、柳市、虹桥、龙港等地特别多)、通向全国各地的长途客车从青田经过,基本都是双层的卧铺车,那时温州交通不便,没有通火车、没有高速公路、也没有飞机,温州人外出,只能选择长途汽车,而青田是温州人走向全国的必经之路。

 

从八十年代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是我们国家向市场经济过渡的时期,这个时期,商品还比较短缺,基本上生产什么,就能够卖什么,温州人抓住了机会,利用当地政府管制较少和自身的商业才能,发展私营企业,生产小商品,销往全国,这是温州私营企业、家庭手工业特别兴旺的时期,从此温州模式被烙上了“私营”的标记。这个时期,我认为是温州的“产业”时期,也是温州发展的第一阶段。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中国各地的商品经济都已经有相当的发展,普通商品不再短缺,温州生产小商品的优势已经没有了,但是,温州由于有先发优势,已经获得了“第一桶金”,或者说已经有了原始积累。这是,温州人的努力方向,不是继续在小商品上做文章,搞“产业升级”,而是在“资产”上做文章,他们又适时地抓住了中国“资产升值”的大好时机,各种“炒”,似乎都和温州人有关,特别是“炒房”、“炒煤”、“炒矿”等等。

 

温州的传统是“商”,而“商”就是顺势而为的“投机”,从八十年代到九十年代中期,温州人搞私营企业,生产小商品,也是“投”当时小商品缺乏的“机会”,此后,资产升值的机会来临,再次被温州商人抓住,这是很符合商人投机的天性的。在九十年代之后的这个新的阶段,温州人手中的武器,不是以前的小商品,而是资本了。

 

现在,温州本地的确产业空洞化了,温州产业的衰落不是今天才开始的,而是从十多年前就已经开始的过程,但这能说明什么?说明温州必须产业升级吗?我们完全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假如要让温州提升产业,这等于是让温州走回头路,假如温州要产业升级,早十多年前就应该升级了,而不是现在。温州早已经过了发展产业的阶段,而进入了“资本”的阶段,这是一个更高的层次,要求温州提升产业,等于是让温州倒退回去,并且我也认为,提升产业不是温州人擅长的,并且现在已经不具备让温州人提升产业的时代背景。

 

从“产业”阶段进入“资本”阶段,从市场经济的发展阶段来说,温州人领先全国一个层次,温州的人均GDP相对浙江其他发达地区为低,是资本发展阶段的必然表现,而不是什么落后的标志,如考察温州人均财富的拥有量,那一定还在最高之列。现在重要的是能够将非常充裕的温州资本为国民经济的发展所用,但是,这取决于外部的制度环境,不是温州人自己所能决定的。

 

温州人的资产投机,是对“资本”的利用,利用资本投机,是市场经济中的“价格发现”行为,也是非常正常的行为。人们常常谴责温州炒房团,认为温州炒房团炒高了房价,这是对温州人的冤枉。真正要谴责的,是促使温州人把资本投资在房地产的垄断制度,而不是投机行为。和政府对土地的垄断一样,国有企业的垄断,也限制了温州资本的投资机会,山西政府对温州煤炭老板的驱赶,更是明目张胆的非法行径。

 

因此,那个以“私营经济”为特征的温州模式早已死亡,温州模式也早进入到利用“资本”的新阶段,这事实上是“温州人模式”,不是“温州模式”。在这个新阶段,重要的是如何利用好温州的资本,而不是回头搞产业升级。但是,如何才能利用好温州资本,不在于温州人自己,而在于政府和社会各界能否为温州人创造一个完善的资本市场、能否消除土地和国有企业的垄断。

 

可以说,温州作为市场经济的先行地区,已经早于其他地区遇到了向现代市场经济转型所面临的困境,这一困境,也将是中国其他地区将要面临的困境。

 

附:我对张曙光教授所提的几个问题的思考:

 

1、关于产业结构演变

“史教授观察到的第一个现象是,温州制造业的结构演变缓慢”,我在上文中已经指出,温州已经进入“资本发展”阶段,而不是停留在“产业”的阶段,事实上,如香港,制造业衰落是必然的。在香港,这是进步,在温州我们也不能说温州制造业的衰落是退步。

2、 关于外向型经济

“史教授观察到的第二个现象是,温州的‘外向型经济步伐缓慢’”。一句话,没有理由认为,外资是经济发展所必须的,义乌就基本没有外资。

3、关于公共权力与私营纪济的关系

“史教授观察到的第三个现象是,温州的公共权利权力和私营经济之间可能已经织成了--张‘不可触摸的网’,阻碍着投资者的进入”。同意张教授的观点,这不能算温州的特例。

4、关于人格化交易方式

“史教授的全部分析是建立在一个基本的理论假定的基础之上的,即温州人的交易方式和商业模式是人格化交易”。张教授的分析已经非常到位,补充一句,资本交易不可能是“人格化”的。

 

张教授最后的结论,也是对温州人得期待非常好,“问题在于温州人有没有这样的眼光和自觉,有没有这样的胸怀和气魄,能不能创造出这样的机制设计和制度安排。这也许是温州人可以努力探索的一个方向。”但我对此不乐观。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