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选导师与讨老婆:公正需要规则与宪政的保障  

2010-09-09 00:19:00|  分类: 经济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业进兄说我的思想接近诺齐克,过去较长时间,我自己都是这么认为,但是最近发生的事件,使我不经意间思考,罗尔斯弱者优先的权利观是否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昨日研究生选导师,我们学院规定一个导师最多可以带三个学生,导师和学生双向选择,这个规则由学校行政部门制定的,看上去是很“公平”的,但是,在学生“趋权、趋利”偏好的作用下,有行政职务的(有权),有课题的(有利)的老师都有很多学生追捧,而年轻的、资历浅的老师,却倍受冷落,无人问津。我们的权力社会,在这些方面都会体现出来。

 

这个制度,其实是侵害了这些年轻老师的正当权利,他们指导研究生的权利被剥夺了。我们支持自由竞争,但在竞争并不是在理想的真空状态下展开,在零起点上进行,而是在竞争还没开始的时候,高下往往就已经决出,就像我讲的这个例子中,有的老师事先有行政资源,他们就处于有利的位置,就像在市场竞争中,有的企业有政府背景,有的没有背景,有的学生家庭背景好,有的学生家庭背景差,这些差异都将影响竞争的结果一样。

 

在这种客观事实难以改变的情况下,是否对“竞争”予以限制?如进一步限制那些有权有利的导师可带学生的数量。在我们的社会中,的确自发地形成了一些规则,来保证弱者的权利,如一夫一妻制,设想假如象我说的例子那样,假如规定一个男人可娶三个老婆,那么,一定是有钱有势的男人都有三个老婆,而穷小子没有老婆可讨了,结果和我前面的例子完全一样,因此,假如有自发形成的传统规则,就去遵守它。那么,没有自发形成的规则可循的情况下,怎么办?在我选导师的例子中,就是没有传统可循的,这是,最重要的是一个真正体现公平的规则,而不是由行政部门制定的规则,这个公平的规则只有在当事人,如我们这些研究生导师都参与协商讨论,共同确定的情况下(其实这就是“宪政”),才可能存在。这就像Ostrom说的公共池塘的规则应该是如何确定的一样。

 

因此,自由和权利,需要一系列的辅助制度,如补偿原则和限制原则等等去保证,当然特别重要的是,还要有产生公正制度的程序(宪政)。拉美自由主义改革的失败,也许原因就在这里,只有一个目标,没有其他辅助的制度,更没有宪政的保证。经济学家华生担心国企私有化改革之后,会产生严重的社会不公,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假如辅助制度和宪政条件不具备,国企的资产很可能会落入有权有势的人手中,而普通老百姓得不到,就像现在有的地方正在发生的一样,原来俄罗斯国企改革的结果也正是如此。

 

可见,自由方向的改革,其实是在刀锋上行走,成功很难,而失败却很容易,因为要使这种改革成功,需要太多的条件。并且,我也想到,自由竞争并不是在所有的情况下都适用的,假如资源是固定的,如选导师的情况,竞争就是不适用的,只能是采取宪政的方式解决,假如资源是可以增加的、开放的,那么竞争,无论其初始条件如何,还是适用的,如穷二代和富二代之间,竞争的过程会改变他们的相对地位。

 

在一系列规则和宪政保障下的市场竞争(不是选导师那种情况),一定是有利于所有人的,包括弱者。在发达的文明社会中,人们也是主动地关注弱者的利益,优先考虑弱者的利益,这种道德素质,也是他们宪政的最终来源,而在我们的社会中,却是对自己利益的考虑优先于对弱者利益的考虑,如在选导师的例子中,我看到的就是这样,多数有权有利的导师,因为学生的追捧而自得,而不关注他人的利益,所以宪政不可能在我们中出现。

 

社会的文明程度,体现在对弱者的关注程度上,这是一个社会最重要的“善”。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