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均衡与过程  

2010-10-02 23: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年前我曾在《经济社会体制比较》杂志上以这一题目发表过一篇论文。最近我所在的学校浙江工商大学大三学生叶志鹏又以同题目写了一篇文章,这是非常精彩的文章,是志鹏学习经济学,尤其是奥派经济学大有长进的一个标志。看了该文后,我本人对这一问题又有新的理解。该文分为四个部分“一、新古典经济学的‘均衡’观”、二、“奥地利经济学的‘过程’观”、三、“‘均衡’”与‘过程’的统一”和第四部分“对福利经济学的批判”。该文的前两个部分对均衡和过程的扼要介绍,重点在第三、四部分。我也着重评述这两个部分。

 

在第三部分,志鹏试图把“均衡”和“过程”这两种思想统一起来,这是非常有勇气的尝试。经济学说史上有很多类似的“综合”,如马歇尔综合古典经济学(以李嘉图的客观价值论为代表)和边际革命(主观价值论),从而创立了新古典经济学。而志鹏的努力,也是试图将两个完全相反的方法结合在一起。我想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如何理解“均衡”,而不是如何理解“过程”的问题。“均衡”在我看来至少有三种理解:一是最大化的实现,这是新古典经济学的均衡概念,也是志鹏文中对“均衡”的理解;二是市场微观主体是否“满意”,假如“满意”,就是均衡状态;三是不同市场主体相互之间“计划的协调”,这是哈耶克对均衡的定义。后两者对均衡概念的理解包含了“主观主义”的思想,并且也是方法论个体主义的,因为是当事人自己的“主观”,而这与第一种“均衡”观是相反的,第一种均衡观所包含的最大化,事实上不是当事人自己的最大化,而是经济学家的最大化或者说是干预者的最大化。

 

对“均衡”概念做如此的区分之后,我们也许就可明白,假如“均衡”和“过程”概念的统一,在一个范式内部实现是有可能的,而在不同的跨范式之间是不可能的。明确一点说,在“主观主义”范式内,均衡和过程在一定程度上是统一的,如把“均衡”视为个体目标或预期已经实现的状态,那么个体有新的目标或预期,属于不均衡,而“过程”就是个体的目标不断地变换,个体不断地去追求目标的过程;如把“均衡”视为不同个体计划的协调,那么个体计划从“不一致”趋向“一致”,就是从“不均衡”趋向“均衡”的过程,Kirzner持有的就是这种观点。而志鹏文章中提出的观点,这也是阿罗的观点,即认为“均衡是瞬间的概念,而过程则是时间段的概念”,是试图把第一种均衡观与“过程”结合起来,属于对两个不同的范式的结合。它的问题在于它还是从新古典的角度看市场,没有真正的过程思想,“无数个不一致的均衡状态便构建了过程”是把过程视为牛顿物理时段的加总,而把真正重要的主观时间忽视掉了。“过程是由均衡构成的”这样的观点,用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如同说“包子是由面粉、萝卜和肉构成的”这样失于简单和确切性。

 

这里的关键还在于我们是否承认“任何时点下的决策行为都是约束条件下的最优化”,新古典经济学很容易得出这一结论。这句话本身是有问题的,因为它没有区分“决策行为”是“试图实现最优化”还是“已经实现了最优化”。按照志鹏“存在即合理”的引用,他的意思应该是后者,但是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是“谁的最优化”?假如指的是市场中所有人的最优化,那么事实上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绝不可能在谋个时刻,所有人的利益都最大化了,因为这等于假设所有人的目标(预期、偏好、欲望、希望等等)都是相同的。而假如是部分人,那就不符合其本意了。

 

这种暗含“所有人在约束条件下都实现最大化”的均衡观是非常危险的。shehui主义的理论基础正来自于此。干预主义者、独裁者以及支持干预的经济学家们,往往自认为“代表了人民”,他们的利益就是“人民的利益”,在他们的指导下,人民才能实现他们共同的最大利益。这种均衡观的逻辑结论就是这样。它否定了个体利益的可能性,否定了不同人之间目标的不一致性。

 

整个主流经济学的大厦都建立在“均衡”概念之上,假如否定了“均衡”,那还有经济学吗?这是一个不容轻易否认的概念,即便是奥地利经济学也没有否定它,尽管其内部分歧严重,如哈耶克和拉赫曼对均衡的态度是极不相同的。我倾向于认为,其价值是很有限的,从对经济学理论的发展,以及对帮助我们理解经济事实来说,它有害的方面要大于有益的方面。在前面我们,已经指出,shehui主义和它很有关系。我们没有必要假设,在某个时点上是“均衡的”,何不假设在任何时点上,人们都想改变他们的处境,使自己过得更好,这不是更加符合现实吗?“均衡”这个概念的有限价值在于帮助我们认识“约束条件”,如制度条件,但是,我们究竟是该重视那个约束条件呢?还是该重视约束条件下那个“人”?这也是区分“新古典”和“奥地利”的标志之一:新古典强调的是约束条件,而“奥地利”强调的是“人”。

 

志鹏用错误的“方法”,得出了一个正确的“结论”,那就是他对“福利经济学”的批判。“福利经济学”是荒谬的,志鹏没错,但是其荒谬在于假设了一个能够判断社会福利最大的上帝,这个上帝可能是独裁者、干预主义者或支持干预的经济学家。志鹏用“每一个时点上的均衡”来批判福利经济学,殊不知,“每一个时点上的均衡”恰是福利经济学得以存在的理论基础。因此,我们只能根据对均衡的第二、三种理解,才能从根本上驳倒福利经济学。

 

注:本文未发表,转载必须注明。

 

附:叶志鹏的文章“均衡和过程”见http://blog.sina.com.cn/u/1649708277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