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经验与理性  

2010-10-06 22:43:00|  分类: 经济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理性”的反义词是“非理性”吗?我们看到,有人选择研究“理性与非理性的融合”这样一个问题,事实上是把两者对立起来,但这种区分是错的,理性的反义词也不是非理性。“非理性”不是一个经济学的概念,经济学是不研究非理性的行为的,如疯子的行为,当一个学者把一个正常人的行为视为“非理性”时,事实上他就人为地自己给出了一套“什么是理性”的标准,他事实上充当了社会主义的计划者角色。在经济学中,“理性”不是对一个人行为或智力的判断,而是一种研究方法,与理性方法对立的是“经验”方法。因此,假如说,“理性”有什么反义词,那不是“非理性”,而是“经验”。

 

经济学被“理性”方法占据。理性、均衡和最大化,三者构成了新古典经济学的基础。博弈论和机制设计理论的发展,事实上说明现代经济学朝着理性分析方法的方法越走越远,经济学也越来越象“黑板经济学”。这种趋势,使经济学远离现实,对人们理解现实没有什么帮助。理性方法的局限性,非主流经济学已经有很多阐述,我补充的两点:一、理性是建立在前提条件和逻辑之上的,逻辑也许没有问题,但前提往往有问题,因为影响结果的前提很多,不可能穷尽所有的前提,或者说一定有研究人员没有想到的前提,也或者说,存在不确定。二、构成社会现象的是很多人,而不是单个人,对于单个人,也许可以用理性,但是不同人自发地在一起,作为“联合行为”的结果,是不可预测。

 

在奥地利学派内部,共同存在理性的方法与经验的方法。人们通常认为,米塞斯采用的是理性方法,这在“人类行为学”中有非常典型的体现,而哈耶克与之不同,他不同意理性的方法,他的《经济学与知识》一文事实上是写米塞斯看的,知识的地方性、主观性等特征,是对理性的某种否定,因此,哈耶克可以说是一定程度上的经验主义者。显然,人类的自发秩序,不是理性(设计)的产物,而是经验的产物。哈耶克关于复杂社会的论述,对科学方法滥用的批判也是他经验主义的某种证明。但是,我们并不认为米塞斯与哈耶克在方法论上是冲突的,准确地说,米塞斯的理性和经验有着兼容的可能性,和新古典不同,米塞斯的理性不是指人预测能力的局限或信息不对称、不完全导致人不能做出准确的预期,而是指行为的目的性,因此是更高层次的抽象。米塞斯的理性是以个体主义、主观主义为基础的,这也是和新古典不同的。还有,新古典的理性是以原子式的个体主义为基础的,而米塞斯明确经济学是“交换学”。从米塞斯的理论中,我们得出的不是关于某件事情的精确预期,而是大致预期,最为著名的当属”经济计算大辩论”中对社会主义不可能性的预期,而哈耶克,也指出经济学所能做的是“模式预期”,哈耶克对模式预期的承认,也表明他对米塞斯意义上的理性的某种认同,因为,假如连米塞斯意义上的理性都不存在的话,什么样的预期都是不可能的。可见,米塞斯与哈耶克在这个问题上并不冲突,哈耶克的自发秩序也完全可以从米塞斯的理性中推导出。因此,我们只能说,哈耶克比米塞斯更多了一点现实的经验考虑,哈耶克也因此包含了米塞斯。但也许不能说包含,因为,米塞斯的“理性”,也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经验”。

 

新古典经济学有“貌似”经验的方法,也就是其统计的方法、计量的方法,这些方法往往应用经验数据进行分析,看上去是“经验的”,但事实上是“理性的”。这些统计或计量方法,都隐含了某个均衡理论为基础的观点,毫无疑问,这个观点出自他们的“理性”,他们的“理性”事实上已经经接受了或否定了这个观点,数据只是多余的陪衬,是皇帝的新衣。

 

除了奥派,比较接近经验的方法,是演化主义的方法,还有科斯和奥斯特洛姆的方法。科斯支持经验主义,反对“黑板经济学”,他的交易费用理论容易误读,会给人造成他是“分析成本-收益”的理性主义者这样错误的印象,他事实上恰恰反对这种分析,这也是我近期读科斯得出的结论。而奥斯特洛姆就更是如此了,她的每一本书都有大量的案例,分析案例,而不是根据理性来推出结论,这一点在她的书中是很明显的。所以,我们看到了新制度经济学的分野:经验为基础的新制度经济学,如科斯和奥斯特洛姆;以及理性分析为基础的新制度经济学,如Williamson,O 以及哈特等等。

 

那么,自由主义究竟应该是“经验的”还是“理性的”?我们看到,这个问题导致自由主义的分歧,如秋风是支持经验主义的,而铅笔社的那些朋友,是从理性出发的。我的朋友业进也看到了这一点。从一开始,苏格兰哲学家,如休谟,就是经验主义的。当然,后来边沁为代表的功利主义的兴起,自由主义就带有理性的色彩了,这种自由主义也偏离了真正的自由主义。承认理性的局限,是理解自由最重要的一步。但是,不是说理性毫无意义,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认识理性,假如对理性有正确的认识,自由主义是完全可以同时拿起“经验”和“理性”这两种武器的。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