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现代版的兰格:春运票价的再讨论  

2011-01-29 18: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春运票价的讨论中,我们发现很多学者其实就是当代的兰格。兰格认为,通过人为地设定价格(拍卖),可以找到一个最优的社会福利最大的价格。主张涨价或降价的学者,其实都是这种思路。他们对市场的理解,停留在教科书上。在本文中,我们首先用米塞斯的“目的-手段”框架分析一下政府的行为,然后才是剖析现代兰格们的思路,最后要说明的是铁路垄断的真正损失。

 

在春运问题的讨论中,存在对“行为”的理解和对“效率”的判断混为一谈的问题。应用米塞斯的“目的-手段”框架,火车票的价格是很容易理解的:铁道部是政府部门,政府的“目的”是什么?不是“利润”,而是他眼中的“民生”(以低的价格的方式,让利于民),因此,政府控制价格不涨(手段),就是自然而然的了。认为涨价后会提高社会总效率的经济学家,也许忽视了“政府”的效用。我在这里要特别强调一点,分析涨价或不涨价对社会总效用的影响,是没有意义的,我们绝不可能知道,究竟是涨价后的社会总效用大,还是不涨价后的社会效用大,经济学家是不可能对不同个体的效用进行加总求和的,更不可能知道每个个体为一张票愿意付出的最高价格是多少,经济学家也许会“想象”出涨价后的很多社会效用来,但也一定有很多他没有想象到的社会效用(所谓的各种“社会效用”,纯粹是经济学家的想象而已),涨价有涨价的效用(和损害),不涨价也有不涨价的效用(和损害),涨价使某些人受益,另一些人受损,不涨价也同样是这样。因此,讨论“该不该涨价”其实是没有什么意义的问题。

 

在“火车票”这个例子中,有的学者完全就是“社会主义大辩论”中的“兰格”,因为他们认为,“涨价”是对市场的“正确模拟”,他们做出这个结论,有两种可能,或是认为“假如市场放开,那么价格就一定上涨,因此需要价格的上涨与之相一致”;或是认为“涨价的社会总效用,要大于不涨价的社会总效用”。无论哪一种可能,都包含了“理性的狂妄”。但是,更为严重的错误还不在于此,而是在于对市场本身的错误理解:市场的关键,不是要“给出”一个社会总效用最大(或市场出清)的均衡价格,在这个例子中,一些学者试图让价格“上涨”的方式,“给出”那个价格,或“趋近”那个均衡价格;市场的关键,是如何才能“产生”(注意不是“给出”)出一个反映“稀缺性”(“稀缺性”这个概念已经包含“需求”了)的价格,这不是分配既定资源问题,不是福利经济学问题。一个“给定的”较低的价格,是对价格应有的资源配置功能的否定,是低效的,但是,把价格提高到一个较高的水平,资源配置就一定会更好吗?这是不一定的。上面说过,我们实际上不可能比较两个价格的社会总效用。

 

因此,政府人为地调整价格和市场的价格变动,根本是不能划等号的。只有在私有产权的基础上,通过竞争才能够产生有资源配置作用的价格。有人会说,铁路是政府垄断的公共产品,怎么可能竞争呢?这里,我们一定要区分“现实”和“理论”。在“现实中”,如上所述,中国的铁路是中国政府垄断的,中国火车票的价格要服从政府的意志,是个“政治价格”,当然也就不是市场价格,也不可能有市场价格。但是在“理论中”,铁路的运营是可以私有化的,只不过中国没有将它私有化,或只有极少的私有化铁路,我本人回家经常乘坐的金温(金华-温州)铁路是私有性质的铁路,服务非常好,价格也不高。我个人认为,既然通讯和航空的运营可以引入竞争,为什么铁路不可以?现在是政府投资建设铁路,政府运营,但我们可以设想,政府投资建设,但私人运营,或私人建设,私人运营。

 

这么说来,在没有赢利的可能性的地区,如西部落后地区,就没有铁路了?从理论上讲,客流量或货运量少的经济落后地区没有私人愿意投资铁路,但是,假如政府的确在落后地区建设了铁路,那么我们认为这也许不是不符合“经济行为”(理性的),只要这个行为和它的目的是一致的,如为了讨好当地的居民,或其他军事目的等等,但这个行为是有“负外部性的”,也即以损失其他地区的人的利益为代价”。另一种情况,在经济发达地区,假如政府不允许私人建设和/或运营铁路,自己垄断,那么这是“强制”,阻止了更好地利用资源的方式的可能性的出现,一些本来会涌现出来的利润机会没有涌现,这才是社会效率的最大损失。这就好比,假如政府垄断了互联网的运营,那么我们可以想象阿里巴巴、腾讯QQ和京东商城网这样的公司是不会出现的,我们同样可以想象,假如政府不垄断铁路,那么在铁路的运营行业,也许会出现和阿里巴巴同样伟大的企业,现在,由于这种垄断,而在铁路部门确实没有出现这样的企业,这是铁路垄断真正的损失。也因此,我们认为把铁路笼统地都视为是“公共产品”,应用“公共管理”理论或“公共选择”理论去分析政府垄断下的铁路的效率,是没有多少意义的。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