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什么才是社会效率的改善:回应薛兆丰  

2011-01-31 00:12:00|  分类: 经济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薛兆丰针对奥派,提出了一些问题“道路或许由私人经营更好,但公营的道路就不该惩罚醉驾?不该收费?无从通过价格调整来削峰填谷了?广州地铁或许改成私营更好,但现在公营,就无法比较免费与收费的效果了?原油或许不受卡特尔的钳制更好,但现在受,油品价格就没有意义了?请大家—尤其自称奥地利学派主观价值论信奉者的朋友们—考虑。”我把兆丰的问题概括为,“凭什么说调价不会改善社会的效率。”

 

这些问题,促使我思考,什么才是社会效率?为什么人为调价不会改善社会效率?

 

首先要区分“垄断”和“强制”这两个概念。在奥派看来,市场经济中,是没有垄断的,假如有垄断,那是强制造成的,我们看到,“强制”有时是披着‘“公共产品”的外衣的,“公共产品”是个有误导性的概念。私人没有能力或不愿意,从而政府出手投资而形成的“公共品”,和私人有能够且愿意,但被政府的强制力排除在外,从而由政府投资形成的“公共品”,是不一样的,前者才可以被称为“公共产品”,后者其实是强制,就是说,本来不应该是“公平品”的,变成了“公共品”。我们分析的主要是第二种情况。

 

 

经济学家要求政府提价,往往是建立在这个前提假设之上的,即“提高价格会改善资源的利用效率。”垄断企业,提高价格,会改善资源的利用效率吗?奥派认为,重要的问题,不是配置“既定”的资源效率的问题,而是资源(服务)以成本较低的方式供给的问题,就是说,资源的供给以成本较低的方式增加了,多数人以较低的成本享受更多的服务,那么,才叫“效率的改善”。由于政府垄断,本来可以增加的供给没有增加,在上一篇文章说过,这是效率的损失。政府确定的价格,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价格,这个价格只有分配财富意义,而没有创造财富的意义(即效率的改善)。政府无论怎么定价,都不能和无数的私有产权竞争后形成的价格相比。政府制定的不同价格,当然会产生不同的分配效果,如北京的地铁,很便宜但非常拥挤,价格定得高一点,会分流乘客,对减少地铁的拥挤效果明显,但这些人会选择公交车,导致公交车更加挤了。所以这时的“效果”,只能是相对于“谁”的什么目标而言的,提价“对于减少地铁的拥挤”来说,效率是有的,但总效率并不见得改善。

 

 

由于提价后,资源被利用的“程度”下降了,不叫效率的改善,如道路的交通由于收了费而不象原来那么拥挤了,是效率改善吗?不是,因为对个体来说,为了行驶他付出了较高的代价。又如排队,原来队伍很长,现在不需要排队了,效率改善了吗?也没有高而不那么长了,这都不是效率的改善。排太长的队伍,或太拥堵的交通,是效率的损失,但这种损失,通过提价是不能改善的。提价只是再分配。垄断企业也会增加供给,但是,不可能“以成本较低的方式实现”,因为这时没有价格参考,垄断已经把机会成本消除了。

 

 

提高垄断产品或服务的价格,说得难听点,是“掠夺”,用毛寿龙的话说,是国家的“大黄牛”,代替了个体的“小黄牛”。政府提高了价格,但没有增加供给,不是掠夺是什么?因为不可能有均衡点存在,假如政府可以提价的权力的话,那就意味着可以任意提价,反正都是“效率改善”嘛!

 

经济学家可以判断的,不是“提价好,还是不提价好”,而是资源的垄断主体(政府)的手段相对于它的目标而言是否“理性”,以及实现这个特定目标的效率如何(管理学的问题)。假如政府的目标是减少春运的拥堵,但却制定了一个相对较低的价格,那么政府显然是不理性的。假如是让更多的人回家,那么一个相对较低的价格就合理了。手段一定是相对于它的“目的”而言的,“效率”也是相对这个目标而言的。资源被强制垄断之后,稀缺性提高了,资源的价值进一步体现出来了,这时一个考虑经济效益的政府,应该提价。但是假如政府考虑的不是经济效益,那么仍然会维持低价。这时,假如经济学家出面说,“嗨,政府,你应该提价了”,这等于什么呢?皇帝不急太监急。难道政府那帮人都是傻瓜,不知道提价有什么好处吗?或者说,难道你经济学家是政府肚子里的蛔虫,政府想什么,权衡什么你都知道吗?

 

 

再次强调,效率只能从“供给”的角度去理解,在资源的供给“被既定”的情况下,政府采取各种手段,包括调价,只有再分配的意义,而无效率的意义。回到文章开头,我们不要被“公共产品”的表面所迷惑,要判断它究竟是不是“强制”,这是真正考验经济学家的地方,假如是“强制”,即意味着阻碍了资源流向更有价值的领域,那么我们一定要求放开竞争,这样才有真正的“动态效率”。假如不是强制,那么我们不管,那时政府自己的事情。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