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如何确权:科斯理论如何面对中国的新问题  

2011-01-05 10:47:00|  分类: 经济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也许是世界上唯一还没有最终确定产权的大国,比如土地的产权就没有最终确定,假如产权已经确定(从基于各方同意这个意义上讲),那么很多由于土地问题而产生的纠纷和事件就不会发生,又比如国有企业的产权,由于产权不明确或需要明确,产生“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产权究竟该确定给谁?如何明确?这是我们推进市场经济改革所必须要解决的问题。科斯理论提出的一个确权原则是“效率”标准,即产权的确定应使社会效率最大,产权应该确定给导致社会总效率最大的一方。但是,这种根据效率确定产权的原则,和演进的、基于传统道德伦理的确权原则发生冲突怎么办?这正是中国正在面临的问题。这个现实问题是下面第三部分要论述的,在这之前,先讲科斯理论应用的前两个层面,这三个层面有着层层递进的关系。

 

第一层面,最抽象的状态。这是一个涅槃的世界:产权还没有任何配置的初始状态,在这个状态下,任何规则都还没有建立,也就是说任何正当性都还不存在的一种真空状态。科斯理论本身,很大程度上是适用于这一状态中的,是对这一世界的产权分配的描述。举个例子,如几个人分配天上掉下的蛋糕,分给谁呢?分给那个最能干的人,他会创造出更多的蛋糕让大家分,这就是科斯“效率”论的产权观。注意在这时,蛋糕是“天上掉下的”,假如不是天上掉下的,而是某人做出来的,那么,这就不是抽象状态了,因为这时在分蛋糕之前,一般来说已经包含了某种产权。

 

第二层面,自发演进形成的现实状态。这里说的自发演进,指的是没有外在力量的大规模干预,这种状态和上面那种状态相比,也有抽象的,只是稍弱一些,可以称之为“弱抽象”状态。假如产权是这种自发演进的结果,那么从理论上讲,在这种状态下,科斯的理论一定程度上是多余的,因为这时,人们通过他们自己的经验,自发演进形成的产权就是最优的产权安排,或者说,自发演进形成的产权和那么无所不知的理性人分配的产权是一致的,“效率”与“公正”也是一致的。这时,产权不需要再确定,完全交给市场中的每个人自己就可以了。当然,我们也可以说科斯理论并不多余,科斯理论适用的正是这种状态,即对产权的调整,不需要对传统的规则进行调整。

 

第三个层面,半自发演进的现实状态。所谓的半自发演进,指的是产权结构的传统演进路径已经被破坏,或中断过,产权已经被人为地大规模地折腾了几次之后的状态,但尽管社会的产权结构已经被折腾,但部分的演进特征还是存在的,与确定产权有关的传统规则并未全部丧失。这是真正现实的状态。如何在这种现实的状态中,应用科斯的确权规则?或者,他的确权规则在这种状态下能用吗?一位记者朋友告诉我,政府倾向于把产权确定给“开发商”,而不是给农民,因为这样更“有效率”。假如没有受过折腾,那么只要追溯到过去,过去属于谁,现在就属于谁,这样就可以确定产权。问题是经过折腾之后,过去已经难以回去了,比如一个私有企业,被国有化几十年之后,还能说这家企业是当初的业主的吗?追溯产权以前的归属已经不很现实。

 

在这种现实的状态中,我们发现“基于效率的产权配置的合法性”与“基于传统法律道德规则的产权配置的合法性”之间存在冲突。曾经,政府确定产权导致普遍的低效,甚至大规模的饥荒,但是在改革开放后,政府在某些领域大规模地重新确定产权似乎带来了“效率”,虽然前后同样都是政府配置产权,但效果相反,我们现在的增长一定程度上就是这样实现的。另一个大国印度,一直来政府没有参与产权的配置,所以最近三十多年增长速度相对中国慢一些。但是,不容否认,这种增长是以传统规则为基础的公正性的破坏为代价的。

 

在第一层和第二层的状态下,效率原则没有问题,但在第三层这种真正的现实状态中,根据效率原则确定产权,和传统秩序所确立的道德法律原则存在传统,效率原则显然是不能完全成立的。科斯的产权理论,有人会把它和邓小平的“猫论”联系在一起,科斯本人最近在接受他的助手王宁的访谈中就说“能够使各种经济资源,包括人力资源,得到有效利用的产权系统就是好的产权系统。我认为中国会发展出自己独特的产权系统,至于其到底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并不重要。”无独有偶,我最近读中国政法大学柯华庆博士的文章《科斯范式的意识形态问题》时,发现柯博士也用邓小平的话“计划多一点还是市场多一点,不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本质区别,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去为科斯的理论做注解。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产权改革,科斯理论进入中国,顺应了中国改革的潮流,在那个年代,政府主要是放权,使老百姓拥有产权(使用权),效率提高了,产权价值被实现了,这也意味着产权包含的公正性得到体现,这时,效率原则和公正原则是一致的。但现在,不同了,产权改革到了攻艰时期,科斯的效率原则与传统道德法律所赋予的公正性存在冲突,这时,又该如何确定产权?

 

本文讨论了科斯基于效率的产权观的抽象性质,这种抽象性决定了它使用范围的有限性,本文还指出这种产权观(理论)和传统法律道德(现实)之间可能存在的“紧张”。要补充说明的是,科斯基于“效率”的产权观本身是有逻辑问题的,假如把“个体的效率”和“整体的效率”加以区分,科斯理论的逻辑问题就暴露出来了,当然这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