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选择”范式与“交换”范式  

2011-11-01 00:06:00|  分类: 经济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本文中要提出一种经济学范式的新划分方法:“选择”范式与“交换”范式,这种划分和“主观主义”与“客观主义”或“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的划分不一样,但有密切的联系。下面对这两种范式进行比较。

 

“选择”范式顾名思义,考察个体的选择行为,个体的这种行为又和个体的理性或非理性假设直接有关,个体如选择了经济学家认为的那个最优结果,则被认为是理性的,反之是非理性的。在这种范式中,“选择”等同于目的的“实现”,换句话说,选择了,就意味着实现了,选择是行为者达到目标唯一所需要采取的行动。选择范式最大的特征是,经济学家为个体、组织或整个国家的经济预设一个理想的目标,然后研究个体该如何实现那个目标(在给定的资源约束条件下),或什么原因使个体不能达到那个目标,这个选择的过程其实就是对给定资源的配置过程。在个体层面,建立在这种选择范式之上的理论,最为典型的是博弈论,当然博弈论大多包含多个步骤的个体选择,对方的选择行为构成了博弈一方的约束条件,个体基于最大化的算计选择自己的战略;在组织层面,我们注意到科斯的理论其实是一种“选择”范式:选择哪一种组织形式是最优的,是企业还是市场,或者法官应该把产权判给谁才是社会成本最低的,这些问题的解决,在科斯看来也都是基于最大化算计的选择问题;凯恩斯主义是宏观经济层面的选择范式:选择什么样的政策,比如是财政还是货币政策,什么样的税收或利率水平或其他政策手段才能实现干预者想要达到的目标。可见,在选择范式中,组织和宏观经济只不过是简化的“个体”(也可能是多个的个体,如对宏观经济问题的研究中,有消费者、政府、厂商等等,他们之间构成了某种博弈),即在分析方法上,组织和宏观经济被当做抽象的个体来处理了,相应地,个体的利益和整体的利益被假定是一致的,个体的最优就是整体的最优,而整体的最优就是个体的最优。选择范式给人制造的幻觉是,它“好像”是在研究组织和宏观经济,但其实是研究单个的个体。

 

当然,我们要问:组织或宏观层面的行为怎么能等同于个体的行为呢?或者更准确一点,怎么能用研究个体行为的方法去研究组织和宏观呢?这样的提问固然是不错的,但还有更准确的质疑:个体的行为难道是孤立的吗?难道不受其他人的行为的影响吗?“交换”范式就是对这种“选择”范式的突破,它不是孤立地研究个体(类似地包括组织或宏观经济)的行为,而是个体的交往行为及其结果。顺便指出,是“交往”,虽然博弈论也研究了两个或多个个体的行为,但那是博弈,不是交往,博弈论关注的仍然是单个个体的行为。在选择范式中,个体(组织和宏观经济)的选择是局外的经济学家(干预者)给出的,是经济学家(干预者)代替了个体的选择,这是通过设定一些约束条件,包括信息的充分性等实现的,但是,在“交换”范式中,完全不一样,个体被还原为有他自己选择能力的人,他的选择不是由别人代替的,这是“交换”范式和“选择”范式最为基本的区别。

 

在《国富论》中,斯密提到人通过交换,实现“交相为用”,而动物不能,斯密显然意识到没有“交换”是不能实现分工的收益的,尽管斯密对交换的意义有充分的认识,但是斯密仍然把交换中的个体视为“棋子”,而非有自己行动能力的个体,所以,并没有建立一套与他对交换的重要性的认识相匹配的理论体系,由于他忽视了交换主体的自主能动性,我们可以说他整个的研究方法都有缺陷,这个缺陷在后来的古典经济学家的体系中也一直存在(但斯密还是比后来的古典经济学家强,因为他认识到棋子是有自己的规则的),直到米塞斯《人的行为》的出现,这一缺陷才得以纠正。米塞斯把经济学视为“交换学”,它是研究人的行为的一般性理论,不仅适用于狭义的交换,也适用于生产,甚至各种非经济的活动,斯密没有完成的任务,米塞斯替他做了,米塞斯的方法事实上为斯密的研究结论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他们具有内在的互补性。

 

在“交换”范式中,选择是放在行动的背景下的,行动包含了选择,但选择不是行动的全部,并且,尤其要注意,交换范式中的“选择”是一个主观概念,即对不同目标的价值的判断,从而衍生出“机会成本”的概念,而在“选择”范式中,选择不是主观意义上的,是行为人切实采取的行动,是一个决定。米塞斯在《人的行为》第四篇中对“交换”范式(他说的“交换学”)有详尽的阐述,这里无需重复。在这里我们只是从两种范式的比较这个角度做些补充说明:其一,我们不能替行为人预设某个目标,也不能给定约束条件,行为人是放在开放的背景下讨论的,从而也就意味着“过程”。其二,不能把组织、宏观经济和抽象的个人三者划上等号,组织是多个个体之间的交往,因此,要研究组织问题要深入组织内部的结构,新制度经济学在这方面有进展,如威廉姆森的企业理论等(考虑了多个不同利益的主体的互动,但不同于“交往”,仍然属于“选择”范式),但是组织内部的问题更象是管理学问题。其三,“交换学”隐含地认为,没有人为地干预,宏观经济就好,它并不预设宏观经济的目标。但这不意味着交换学对宏观经济问题的分析是无能为力的,它恰恰提供了研究宏观经济的最可靠的方法:自发形成的交换规则是否受到了人为的阻碍或扭曲及其程度,比如对交换的媒介“货币”的干预就是一例,这样,经济学家能够对宏观经济的趋势作出大致的判断,即哈耶克说的模式预期。因此,交换范式和制度问题的研究是天然亲近的。四、交换范式在方法上不预设要实现的目标,它利用理想类型(静态经济)作为参照。

 

“选择”是对不同价值的主观判断,因此是“序数的”,而外部的世界是用货币价格表示的,是“基数的”,人们是通过“交换”,在主观评价的世界和外在的世界之间建立起联系的(德索托),帮助人们认识现象的理论,需要在这两个世界之间建立联系,不能只关注其中的一个,“选择”范式的问题就在于没有在理论上建立这种联系,因为在这种范式中,个体的主观评价被经济学家(干预者)的评价所代替了,或者说个体的主观世界消失了,但“交换”范式没有这样的问题,它成功地确立了两个世界之间的理论联系。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