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聆听“姚言”  

2011-11-29 09:07:0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光匆匆,马上迎来我的博士论文指导老师姚先国教授的六十岁生日,我犹记得十年前他的一百多位弟子和朋友在黄龙饭店的一个大厅中为他庆祝五十岁生日的热烈情景,大厅正面的墙上,有用美丽的鲜花组成的“I Love Yao”三个醒目的英文单词,这三个字切实表达了他的弟子和朋友对他的那份爱。姚老师作了精彩的发言,如我没有记错的话,在那次发言中他强调了一个字:“悟”。

 

1996年我报考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当时的名称是“对外经济贸易学院”)研究生,在入学面试时第一次见到姚老师。当年跨入浙大校门之后,和他见面的机会多了,还有了听他上课的机会,他给我们研究生上的一门课是“比较经济体制”,当时上课用的教材就是他和罗卫东教授编写的讲义,后来这些讲义正式出版了。我对新制度经济学的了解,是从上他这门课开始的,姚老师生动的讲解也使我对这一理论产生浓厚的兴趣,促使我在课后进一步阅读科斯、德姆塞茨和威廉姆森等人的著作,新制度经济学的学习对我后来写硕士论文和博士论文都很有帮助,甚至现在还有人认为我是研究新制度经济学的。1999年3月,我研究生毕业,刚好赶上浙大经济学院获得博士学位授予权,在我的硕士生导师许庆明的推荐下,我报考了姚老师的博士,幸运地被他收到门下,成为他指导的首批博士生之一,经济学院的第一届经济学博士总共八个人,除了我之外,其他都是在职的,我占了点脱产的优势和“先发”的优势,于2002年7月第一个拿到浙江大学经济学的博士学位。

 

“姚言”使我受益匪浅,他的弟子们都知道,“姚言”总是妙语连珠,在风趣幽默之余,还给人不少启发,因为姚老师非常善于抓住问题的本质,三言两语就把问题的根本和要害揭示出来了,不仅如此,在任何场合,不论有什么级别的官员在场,都少见他说空话、费话和套话,这些都是他真性情的体现。姚老师在为人上不拘小节,并且总是以诚相待,在为学上敢于发表自己的见解,坚持真理。他是国内最早提出“劳动力产权”概念之一的人,根据这一思想,姚老师提出“从财产关系上说,工人是国家的主人,社会的主人,不是企业的主人”的观点,在市场经济刚刚拉开序幕的年代,这个观点无疑是石破天惊的,果然,一些极左思想的人把它理解成“否定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姚老师被他们扣上了“美化资本主义、丑化社会主义”的帽子,并遭到当时省工会主要领导的批判,还引起了中央的注意。但姚老师不顾及个人前途,据理力争,毫不退缩,撰写《应当如何认识和坚持工人阶级的主人翁地位》反驳,此文一针见血,言辞犀利,是火力极强的檄文,足以让那些不懂理论、不加思考而妄下结论的人相形见拙、无地自容。时间和实践都已经证明姚老师当时提出的“劳动力产权”观是正确的,这个概念在理论上解决了劳动者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地位问题,也解决了马克思理论和发展市场经济之间可能存在的内在冲突,是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的一个重要贡献。

 

让我终身都难以忘怀的是2002年7月17日,姚老师邀请了他的导师,著名经济学家蒋学模教授担任我博士论文答辩委员会的主席,我感到那次论文答辩简直就是对我的高规格礼遇,姚老师邀请德高望重的蒋老先生过来,也许是因为我是他第一个进入论文答辩阶段的博士生,所以他尤其重视的缘故。当时蒋老先生已经八十多岁,不辞辛劳从上海赶到杭州,着实让人感佩。如今蒋老先生已经驾鹤西去,留给晚辈的只有对他深深的怀念和感激。我的博士论文后来出版了,姚老师为之写了序,在该书的后记中,我也特意记述了这段经历,以兹纪念。

 

我现在主要从事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著译工作,我产生这方面的学术兴趣,也可以说是姚老师无意中为我创造的契机。2005年我得到了国家留学基金委资助出国留学的机会,但决定不下出国研究的方向,在那一年的7月,偶然读到了米塞斯的《人的行为》,该书吸引了我,我遂决定出国学习奥地利学派经济学,我对这个领域的兴趣一直保持至今。是米塞斯的这本书引领我进入该领域,但米塞斯的这本书我却是从姚老师那里获得的,约在2001年,他赠送给他的博士生一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编的“西方基本经典”经济学卷,该书是其中的一本,如不是因为姚老师的赠与,我可能一直没有机会接触米塞斯的著作,可能迄今都还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的门外汉。有人可能会说我偏离了姚老师的劳动经济学方向,但我自己不这么认为,劳动经济学强调人力资本,而奥地利学派强调企业家才能,两者无疑是相通的,甚至说有某种互补性。

 

姚老师能把《共产党宣言》完整背下来,可见他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精通,可我一直认为他某种程度上也是奥地利学派的学者:他强调个人的权利,批评计划经济对劳动者人身的束缚,用“劳动力产权”这一最基本的私有产权为市场经济开道,这些都与奥地利学派对“自由主义”的伸张完全一致。可实际上,姚老师的学问,不能用属于什么学派去概括,他超越了任一学派,他和那些满腹经纶,但只会引经据典、从理论到理论的学者不同,他的学问是是鲜活的世间洞明,和他的人生体悟融为一体。

 

姚老师有极为丰富的阅历和人力资本,他多才多艺,身兼多种角色,其中有一个角色他扮演得特别好,那就是“服务员”。他服务学生、服务浙大、服务政府,更服务社会,他搭了一个接一个的台子,广揽各路英才,为他们施展才能创造条件,而自己却隐身幕后。

 

在过去半个多世纪中,姚老师从中国的中部走向沿海,从洞庭湖走向西子湖,经历大跃进、大饥荒、文革、改革开放和高速发展,他和无数的中国老百姓一起创造了这段跌宕起伏的历史,参与了这个国家千年未有之变革,如今,变革还没有完成,历史还没有终结,姚老师注定还会为此写下自己的一笔。

 

                                             (为姚先国教授六十岁生日而写)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