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情感与秩序  

2011-06-01 12:07:00|  分类: 经济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如一个社会中的多数人都是圆滑的,那么哈耶克意义上的扩展秩序还会产生吗?”“‘两个凡是’是遵循传统吗(对当时毛的遵循是不是对传统的遵循)?”“奥匈帝国传统上产生的理论适用于中国吗?”这些是上周六(5.28)在东北财经大学跨学科研究中心举办的奥派经济学讨论会上,汪丁丁老师向在座的师生提出了的很多质问中的几个。这些问题都和“什么是中国的传统?”有关。汪老师显然是注意到了中国传统和扩展秩序之间存在的某种张力。

 

最近一段时间,我也在想类似的问题,即“扩展秩序产生的前提条件是什么?”汪老师在研讨会上的发言和质问,提醒我们注意不要把理论简单化,把理论视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教条。一种理论本身在逻辑上可能是无可挑剔的,但是在现实的应用中,未必就能取得好的效果。另一种可能的情况是,任何理论本身都是抽象的,也因此是有前提条件的,甚至包括奥派理论在内,如果换一种情境,理论就未必完全适用了。奥派比较强调一般性,如人的行为理论,当然是对所有社会而言的,但是我们却不能不重视特殊性。汪老师特别指出,西方是“逻辑的”(结构的、静态的和分析的),中国是“历史的”(情感的、动态的和归纳的),中国的社会科学研究既需要考虑“逻辑”,也需要考虑“历史”,而西方只需要考虑“逻辑”,即中国的问题不只是逻各斯的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问题更为复杂。

 

理论本身是一回事,理论的应用是另一回事,在这里我们关注的是后者。我们是可以想象上述第二种情况,比如由于不同的人们在“观念”(汪老师似乎强调的是“情感”,我想准确地说应该是“观念”,如是“观念”,也应该包括“信仰”或“价值观”)上存在差异,而使得某种具有普遍性的理论在某个特定的国家行不通。汪老师说“美国人都相信宪法有效,所以宪法就有效了”,这尽管有点夸张,但是却也能说明“观念”具有超出“理论”本身的性质,并且构成了理论应用的“约束”条件。如把某种“观念”等视为“理论的应用会产生某种逻辑上可推演、可类比的效果”的必要前提的话,那么我们会变得悲观,因为“观念”的转型属于文化层面的转型,它的转型需要比经济转型长得多的时间,用汪老师的话说,可能是三百年,这就是意味着奥派思想的最终产物,即作为宪政的扩展秩序在中国不会很快落地。

 

但是,从演化的角度看,并不是用“完美的观念”去对应“完美的扩展秩序”,而恰恰是“不完美的观念”对应“不完美的扩展秩序”,观念的变化和秩序的扩展是同时展开的,也是相互推动的,难分彼此。用刘业进博士的话说,山丘在形成,只是你没有发觉。但扩展秩序和山丘的形成又是不一样的,前者是自发秩序,而后者是自然秩序,自发秩序意味人的有意识的行动,是有意识的行动的产物,这也意味着观念的转型是要有意识的行动参与其中的,“教育”,如奥派经济学的传播和推广我想就是这样一种行动,这种行动将有助于与扩展秩序的产生相适应,并作为其前提的观念的形成。换句话说,如果人们一开始就拥有了作为扩展秩序之前提的某种观念,那么思想的传播工作是多余的。由于我们不能判断有多少人的观念在转变,或多大程度上转变,也许不是那么悲观,特别是互联网的应用已经使这个进程加快。

 

 如把“感觉的秩序”视为“内在”的秩序,那么“扩展秩序”可视为“外在”的秩序,但是扩展秩序不能唯一地等同于“经济秩序”,除了经济秩序外,还有“文化的秩序”(情感的秩序、观念的秩序)等等,后者与经济的扩展秩序之间存在某种复杂的关系,这是社会科学进一步研究的重要问题,汪老师说“理论的水很深”,也许部分地就是指这个。

 

注:此文为上周末参加东北财经大学跨学科中心奥派经济学研讨会的个人小结。只代表个人观点。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