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宪政”与“无政府资本主义”  

2011-09-08 10:08:00|  分类: 经济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宪政”和“无政府主义”都由来已久,但宪政一直来被鼓吹,而无政府却很寂寥,这是因为无政府的名声比较臭,绝大多数人一听到无政府,就认为那是不可能的,在这里首先要说明无政府其实有两种,一种是公有产权为基础的无政府,另一种是私有产权为基础的无政府,前者可称为“共产主义”或“乌托邦”什么的,而后者我们称之为“无政府资本主义”。没人否认,它们是实现充分自由的手段,但哪一种更好?更可取呢?在本文中,我们将对两者作一个粗浅的比较。 

 

“宪政”某种意义上就是“限政”,即约束政府的各种权力,把政府关在笼子里,但政府是要的,不能不要,要政府干什么呢?为老百姓提供服务,途径主要是“民主”,显然,宪政还是有“国家主义”的特征。而“无政府资本主义”则强调政府的服务都可以由市场提供,市场可以取代政府,提供服务的是私人的组织,确保各种服务得以提供的是竞争机制而非民主。

 

“宪政”是以遵循传统的道德、法律为基础,“无政府资本主义”也是一样,有个区别是宪政可能有部人为制定的宪法,并有机构强制执行,而无政府资本主义则未必有这样的成文宪法存在,也没有强制性的机构,执行法律的是私人的组织。人们对无政府资本主义的常见批评是,私人怎么可能执行和保卫法律?私人垄断了暴力怎么办?这些都是多余的考虑。想想这些问题:竞争性私人保安公司提供的服务难道会比垄断的政府提供的差吗?看看其他各行各业,比较一下私人和政府的服务,哪个更好就知道了。还有谁更容易造成垄断,是私人还是政府?说到政府,很多人马上把它理解为一个无所不知、道德高尚的抽象实体,因此它提供的服务会更好。殊不知,政府说白了就是一群人,其能力并不比私人强,由于其垄断性,它的服务质量只会更差。所以,反对私人司法的人,在逻辑上自相矛盾,他们一方面反对垄断,却又主张政府的垄断。

 

宪政的理路并不反对国家存在,因此对现有政府的规模也就是某种默认,就是说,在宪政情况下,可能保留一个庞大的国家。而实际上,对一个社会来说,国家的规模究竟应该多大不是事先就可以确定的,也不能说现有的民族国家就给出了最优的规模。尤其要指出的是,宪政没有提供自动地调整国家规模大小的机制。并且,如德索托指出的,“保留政府”和“限制政府”是矛盾的,因为政府只要保留,就会无限扩张,而不可能变小。从经济学上看,即便是一个民主的政府,它仍然有可能利用信息等方面占有的优势,损害公众的利益,而公众却对此一无所知。“宪政”某种程度上指望选举出来的领导人是聪明能干、品德高尚的,是民众的代理人,他能够把国家治理好、管理好,但要注意,这纯粹是想象。即便选举出来的领导人果真如此,他也不可那获得足够的信息,去分辨何者为最重要的事务,何者是相对次要的,更别说获得处理这些事务的信息了,更为重要的是,他所推行的政策,会限制社会中其他自发的调整机制的出现,从而使得无数本应该出现的解决方案不可能出现。简而言之,在宪政的情况下,居民并不直接参与管理,而指望政府之手,这是问题的根源所在。

 

而无政府资本主义不一样,它不寄望于某个垄断的组织、某个领导人,而是提供机会,让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有可能发挥“治理社会”的企业家才能,并让其中的佼佼者者大量地冒出来,充分显示他们的才能。它并不事先确定治理社会的组织的规模和形式,这完全由竞争性的、创造性的人类行为决定。在无政府资本主义状态下,现在政府提供的所有服务,理论上都可以私人提供,具有各种“功能”的私人组织将替代现有的政府,并提供比现有政府好得多的服务,国家的界限事实上也将消失。

 

无政府资本主义最终是“市场民主”,但在这个过程中,它需要不断地消解国家,减少政府的权力,所以也不排斥一般意义上的民主。与宪政的民主不同的是,无政府资本主义并不要求一致同意,更反对少数服从多数,它强调的是“退出权”,以退出权的形式保护少数人的利益。结合了退出权的民主,有无数的自治性的社会单元自然就会出现,从这个意义上讲,无政府资本主义是自由状态的必然产物,完全不需要建构,它是人类本来的面目,人类本该如此。

 

西方一些发达国家,如英国、美国等很大程度上已经实现了宪政,但这些国家避免了政府干预的危害了吗?避免了对普通人权利的侵犯了吗?政府的权力减小了吗?都没有。所以,宪政不能作为终极的目标,它做不到充分的自由。顺便要说的是,尽管在理论和目标取向上,都应该是无政府资本主义,但我们现在不清楚,从民族国家到无政府资本主义,是否一定经过宪政的阶段。如把无政府资本主义也视为一个过程,不把宪政视为终极目标,那么某种程度上,宪政的过程与无政府资本主义有较多的重合,如联邦自治可看做是走向无政府资本主义的步骤。相比美国,瑞士是更高程度的联邦国家,某种程度上已经具有无政府资本主义的形态,但瑞士也还处在走向无政府资本主义的过渡阶段。经常地,从这些宪政国家的历史看,它们经历的是无政府资本主义的过程,只不过人们不那么认为,而是给它贴上“宪政”的标签。

 

“宪政”和“无政府资本主义”事实上的某种重合,并不意味着理论上是一致的,我们前面就已经指出,无论是在“理论依据“上和还是在最终的“目标取向”上,它们都是完全不同的。无政府资本主义在理论上更为可靠,也更应该成为理论研究和实际行动的指引,而直接把宪政作为目标,在理论上可能是浪费时间,在实践上可能会走入死胡同。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