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银行的基本功能是什么  

2011-10-25 15:58:00|  分类: 经济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金融最通俗的理解是把资金交给企业家的中介,通过借贷,它搭建了资金所有人和企业家之间的桥梁和纽带,将闲散的资金转化为经济发展所需的资本,因为资金在普通百姓的手里只会被消费掉,而在企业家手中才会创造出财富。可以说,有无资金和资金的多少直接决定了一个人企业家才能发挥的程度,一个很有企业家才能的人如没有资金的支持,他的才能一点都得不到发挥,得到的资金少,发挥的才能就少,得到的资金多,他发挥才能的程度就大。企业家才能的发挥是社会发展最根本的驱动力,直接决定了其繁荣的程度。

 

当然,这就牵涉到一个基本的问题:怎么知道谁有企业家才能?这取决于“去发现”有企业家才能的人要有企业家才能。换句话说,这里涉及两类企业家:一是被发现有企业家才能的人,即获得资金的人;另一类是去发现有企业家才能的人,即作为中介的金融,不妨称前者为企业家,后者为银行家,当然,银行家也是企业家,和经营实业的企业家不同的地方在于,银行家经营的是信用,即货币。在一个正常的社会中,传统上就应该有大量的私人银行家存在,他们利用自己的才能,做这样的生意,从中获利。这些私人银行家一定是以“分散”的方式存在的,我们可以想象,一个正常的社会会有大大小小的银行存在,有的银行家信用好,善于经营,银行的规模就大,相反规模就小,甚至淘汰。

 

所以,银行家(银行)的功能其实不是“纽带”,而是“发现”,这个“发现”的过程是和风险评估的过程联系在一起的。银行家要权衡收益和风险,以决定是否给予贷款,这个评估风险的过程就是“经济计算”的过程。注意,只有这些分散在社会中的私人银行家才有可能获得经济计算(风险评估)所需要的信息。私人银行家也是信息的创造者,在评估风险及贷款与否的行为中他创造出了新的信息,这一信息是社会协调所必不可少的,这就给出了银行的另外一项基本功能:“协调”。私人银行家的风险收益评估确定存贷款利率,这个利率通过不同银行家之间的竞争,最终会有一个相对稳定的数值,可以肯定的是利率仍然会是多样化的,这与银行家之间最终形成的专业化分工有关,有的银行家敢于承担高的风险,他的贷款利率就高,这类银行家实际上就是风险投资家,他们会从一般的、以保障储户资金安全为前提的银行家中独立出来。顺便指出的是,拥有资金的“居民”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算是银行家,他们有的追求资金安全、厌恶风险,有的追求高回报、偏好风险,他们有自己不同的投资方式,在一个银行家之间有专业化分工的社会中,他们应该有很多选择。

 

银行家与企业家,孰轻孰重?没有银行家,企业家不能获得他所需要的资金,是银行家决定企业家的资金供给,银行家其实是企业家的企业家,由此可见,银行家具有更重要的地位。一个社会金融的发达程度,进而言之是经济的发展程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个社会是否允许私人银行家发挥才能,表面上,他们是在全社会范围内配置资金的人,而事实上,他们是在全社会范围内配置更为重要的企业家才能的人(尽管理论上我们认为企业家才能不是要素,不能作为要素来配置)。如果一个社会抑制私人银行家的出现,如中国现在的情况,那么国有银行将占据主导,而国有银行事实上是官僚机构,不是银行家主导的企业,与私人银行家相比,国有银行不具有“发现”信息的能力,也不具有“创造”信息的能力,从而丧失了银行最基本的功能。我们要强调,把银行理解为放贷机构是肤浅的,甚至是错误的,银行的生命在于银行家的企业家才能,正是它赋予银行“发现”和“协调”的功能。国有银行服务的是政府的目标,有政府信用作为依靠,国有银行也从根本上丧失了“发现”和“协调”的动力,因为它不需要去发现,去市场找吃的,政府会给它饭吃,它把储户的资金源源不断地输给低效的政府投资项目也能保证万无一失,它是政府的准财政部,它和政府相互依赖,它的生存不是依靠自身企业家才能的发挥,完全是政府给予的特权和变相的福利。

 

有人可能会说,私人银行家可能会掩盖重要的信息,从而让储户承担额外的风险,甚至使储户遭受损失甚至血本无归,因此需要政府的“监管”,这也往往成为国有银行存在的理由。要指出的是,这种风险是有可能存在,但不能成为政府监管的理由。银行监管部门不可能有银行真实储备、投资情况的信息,银行很容易造假应付监管部门。政府更不可能知道的是什么规则是适合银行业持续健康发展,这套规则不可能被政府事先制订出来,只能通过银行家的竞争去发现,市场竞争本身,以及竞争中产生的制度、组织和机构,如信用评价机构,是促使银行遵守应有的规则,从而最大可能地降低储户不必要承担的风险的最好保障。政府监管的最大问题是“人为的规则”代替了金融市场的“传统规则”,金融市场的运行所必不可少的规则被人为地破坏。而且,政府的监管也必然会束缚私人银行家的手脚,成为限制私人银行发展、维护国有银行利益的冠冕堂皇的借口。

 

金融是私人银行家和企业家的事,和政府无关,我们的金融应该恢复到其本来的面目。经济的持续发展,最终有赖于将资金不断地配置给使用效率更高的企业家手中,这一重要功能唯有私人银行家才能担当。国有银行没有“发现”和“协调”功能,也就难以将资金转化为资本,实现资金的有效使用。国有银行为主的金融体系是对社会资金(资源)的巨大浪费,我们必须重构我们的金融体系,恢复金融的自发秩序。最近的发生的信贷危机,我们的担心是政府借机打击私人银行家的活动,使他们本来据局促的活动空间进一步减小。是鼓励还是限制私人银行家的发展,不仅只关系民营经济,而且关系整个国家的经济前景,这是考验政治家改革勇气的重要问题。

 

(经修改后以《“国家金融改革试验区”试验什么》为题发表于《时代周报》11月10日版)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