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海就的博客

 
 
 

日志

 
 

幸福指数排名靠后应引起我们的反思  

2012-04-11 21:28:00|  分类: 经济思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总所周知,我们现在的GDP总量全球第二,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但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最近联合国发布了全球幸福指数报告,中国内地在156个国家中的排名却是第112位,低于一些经济发展水平落后于我们的国家,如俄罗斯(76位)和印度(94位),甚至也低于饱受恐怖袭击的伊拉克(98位)和混乱贫穷的巴基斯坦(85位)。为什么我们经济上取得如此耀眼的成绩,在幸福排行榜上却仍然是如此的靠后呢?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我想这个排行榜促使我们在以下两个方面进行反思。

 

一、反思“发展模式”

如果这种一种发展模式不能增进人们的幸福,那么这种模式还值得追求吗?过去几十年,我们集中精力搞经济建设,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确实普遍都提高了,但是为什么还是不幸福呢?我们要知道,“幸福”是一种对生活的满意度,不仅仅取决于物质消费的数量和质量,还与很多其他因素有关,人和动物的区别在于,动物吃得越好越幸福,动物的幸福是“孤立的”,也就是说只和它自己的享乐有关,提高它的享乐,它就更幸福,而人的幸福更多的是“人际的”或者说“社会的”,人是社会中的人,他的幸福受别人的行动的影响,这种影响可以是直接的,也可以是间接的。这样,我们就知道,一种把“提高个人效用最大化”作为目标的发展模式,未必是使人幸福的模式,这种模式可能适用于动物,但未必适用于人。而我们过去几十的发展道路恰恰有这样的问题,即片面地着眼于个人物质消费水平的提高,而忽视了人所在的社会的问题的解决。所以我们看到,一方面经济增长了,物质有了极大的丰富,但另一方面,社会的各种矛盾却在积累,甚至在激化,或者说,经济的发展,并没有带来社会的相应进步。

 

一种仅仅着眼于经济发展的道路,尽管其当初的提出有合理性,但却未必是增进幸福之路。事实上,为了推动经济发展,必然会采取一些人为的手段,这些人为的手段本身就包含了某种不幸福的“基因”,拿“宽松的货币”和“刺激出口”为例,一直来,它们都是我们用来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手段,但这些手段产生了什么后果呢?很明显,是“通货膨胀”,而通货膨胀的结果又是物价,特别是房价的飞涨,使人们的生活水平下降,生活压力加大。除了上述两种手段外,“政府投资”也是我们推动经济发展的主要手段之一,而这种手段除了同样地导致通货膨胀之外,还导致了腐败、官商勾结等社会问题,这就相当于人为地制造了“不公正”,并直接降低了人们的幸福感。也许,不夸张地说,我们所走的是一条有利于快速增加经济总量,但不利于提高个体的幸福感的道路。不得不指出的是,主流经济学是为这种发展道路背书的,主流的福利经济学理论把总体效用的改善等同于个体效用的改善,而衡量总体效用的最简单办法是经济总量。

 

二、反思“价值观”

幸福与价值观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这是因为幸福是价值的实现,一个人什么样的价值观,就有什么样的幸福。那么一种能够带来幸福的价值观应该是怎样的?显然,应该是知足的、节制的,而非过度贪婪的。可以肯定的是,对物质或权力的过度贪欲,对个人利益的过分追逐都难以带来幸福。这个幸福排行榜某种程度上就说明了这一点,比如为什么香港的排名只有第67位,甚至落后于经济发展水平远不如它的越南(第65位)?这怎么解释?笔者认为,这是香港为“个人利益最大”的资本主义,人们过度追逐金钱,生活压力大,而越南更为闲适。同样地,在这个排行榜上,排在前列的那些北欧国家也都不是以“个人利益最大”为价值导向的国家,笔者在幸福榜上排名第一的丹麦生活过一年时间,对北欧国家的这种价值观深有体会,我们看能很想象,这些北欧国家的人们把他人的快乐视为自己的快乐,因此,他们乐于缴税,以缩小贫富差距,实现社会的和谐。相反,在我们这里,很少有人把社会的发展与他们自己的利益联系起来,人们更关心的是自己的利益最大,至于社会如何,那和他关系不大,所以不少人有了钱之后“溜”了,有了权之后“裸”了,“移民”和“裸官”成为当代社会两道特殊的风景。

 

改革开放之后,原来受压抑的私利追逐之欲受到了释放,这成为经济增长的动力,但与此同时,人们的心态开始浮躁,变得急功近利。我们看到很多人把精力用于投机炒作,尤其是炒房,炒风之盛,前所未有,这种炒作风,很大程度上就是这种价值观的反映,香港人不太幸福,和房地产的过度炒作也有直接的关系。政府出台一些政策,抑制这种投机炒作,鼓励人们投资实业也就不难解释。部分地受这种炒风的影响,很多认为,市场经济就是追逐个人利益最大,殊不知,这完全是片面的理解,这是把市场经济等同于丛林社会。市场经济最基本的是遵循基本的原则,如法治和私有财产权,以及维护它的基本价值,如自由和正义,如这种原则得不到遵循,价值得不到维护,那么这个市场经济完全是假的,有名无实的。物质的繁荣本身不是市场经济的“目标”,市场经济没有目标,繁荣是遵循原则和维护价值的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就像我们在北欧看到的那样,而如果把物质繁荣视为目标,而放弃了那些原则和价值,那完全就是本末倒置,误入歧途。让人担心的正是我们虽然有了经济的发展,但那些原则和价值却没有相应地遵循和维护,甚至没有认识到它们的意义,这意味着我们的市场经济是没有根基的,是空中楼阁。

 

我们必须思考什么是真正值得追求的,有没有必要为了追求经济增长、追求物质的利益而牺牲那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我们需要某种程度上的回归,从对物质的无限追逐中回归到人本身上来。不可否认,我们不是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比如最近我们提出了“包容性增长”的理念,这是原来发展模式的某种纠正,但真的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在制度上的变革,而制度的变革,最终又赖于前述价值观的改变。

 (载“凤凰网财经”,2012年4月9日,有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7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